丰富资源信息
当前位置:主页 > M恵生活 >美国医学院开始招收文学主修学生

美国医学院开始招收文学主修学生

美国医学院开始招收文学主修学生

  位于纽约市的西奈山医学院,你无法光靠外表分辨,哪些学生是传统的医学预科学生,哪些又不是,而这就是重点。

  大多数通过医学院招生测验的学生,通常是以生物或化学为主修,他们几乎都获得了完美的学分与分数;不过有越来越多的学生,修习西奈山医学院一项被称作「人文医学」(HuMed)的人文导向课程。这些学生与其他医学生不同的地方在于,他们主修英文、历史或是中世纪研究,也获得了非常好的成绩;而且,他们不需要参加医学院入学测验(MCAT),因为学校保障了这些学生在大二之后的就读资格。

  大卫‧穆勒(David Muller)博士是西奈山的医学教育主任,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道墙,上头挂着满是待办事项与重要语录的白板。而其中一句语录写着:「科学是优良医学教育的根基,但一位发展全面的人文主义者,才是胜任大部分教育的最适当人选。」

美国医学院开始招收文学主修学生

  「人文医学」课程起源要回溯至1987年,当时的医学教育主任内森‧凯斯(Nathan Kase)博士,他想要做一些事情以改善恶名昭彰的医学预科症候群(pre-med syndrome)。这是当时全美各地学校都烦恼的隐忧:学生一味地追求漂亮成绩单与考试高分,实际上却产出了低水平的医生,这些医学生在思考上都过于单一。穆勒阐述了凯斯的理念:「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医生又擅长与病人沟通,除非你受过良好的文科基础训练。」

  所以西奈山医学院开始少量招收从一流文科学院来的文组学生,期待这些学生在剩余的大学生涯里,继续他们非科学领域的兴趣,并在暑期照护这些学生所需的科学教育。有趣的是,与多数医学预科的课程相比,这些科学课程并不完全相同。

  十九世纪初开始,医学教育家阿布拉罕‧佛列克斯纳(Abraham Flexner)彻底改革了医学院,试图使医学真正符合科学规律;一般而言,医学预科的学科项目,包含了数个学期的化学、物理与微积分。但穆勒也表示,从佛列克斯纳改革至今,核心课程并没有改变太多:「对于今日而言,1910年制定的学科课程,只剩下有名无实的意义,然而每个学生却必须通过这个筛选机制。」而这样的筛选机制,反倒过度频繁地剔除可能成为优秀医生的人,他接着说:「假设你不能在有机化学拿到优等的成绩,你就不能成为一个医生。诸如此类的人为障碍,把那些我们迫切需要的人才,拒于医学院门外。」

  研究指出,那些参与西奈山人文医学课程的学生,就像医学院里学习更多科学项目的学生一样有成就,而且更可能稍微偏向选择基础看护或者精神病学作为专业科目,这两种领域也都拥有高度的需求。

美国医学院开始招收文学主修学生

  维吉尼亚‧弗莱托(Virginia Flatow)是一位从纽约来的二年级学生,之前在缅因州的贝兹学院主修心理学,同时也参加辩论社,这意味她有着大量的比赛行程。弗莱托认为,如果在一个传统医学预校的路途上,她将永远无法办法参加比赛。弗莱托说道:「在大学里必须完成非常多的科学学科,但只有极少数的医学院科学课程能够帮助到你,其它部份只在于『如何才能把它学好?』」例如她认为有机化学是医学教育中最没有意义的,许多学生因为有机化学的艰难而感到洩气。「我知道很多人修习过一学期的有机化学后放弃了医学预科,我的兄弟就是其中一位。」她接着这样说。

  另一个人文医学课程的二年级学生李约翰(John Rhee),之前在康乃尔大学主修公共政策,他本来想当饭店管理人,但在做过一份安宁病房的暑期工作后,他决定成为医生。「这个经验对我而言非常深刻,照料并且陪伴病患走到生命的尽头。」他如此说道。

  因为实施成效良好,西奈山医学院正在扩展这项方针,开放所有医学院在学者或主修任何科目的学生参加,最后,一半的班级将会重新微调课程大纲,并有个新的计划名称:活用医学(FlexMed)。

  同时进行不同的兴趣真的可以使他们成为一个更好的医生吗?穆勒相当有信心地说道:「人们用不同的视角着眼于同样的问题,长远来说将会使我们变得更好。现在,我能够证明将会如此吗?不能。但我相信它将会成真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